亚洲城官方网站手机版 >亚洲城会员登录入口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住户的厕所屋顶修补后的漏水部分。
住户的厕所屋顶修补后的漏水部分。
多年漏水问题形成了水柱状物体。
多年漏水问题形成了水柱状物体。
污水直接滴落在水盆角落,导致腐蚀损坏。
污水直接滴落在水盆角落,导致腐蚀损坏。

报道:丁伟伦
摄影:曾国权

(槟城21日讯)漏了又补,补了又漏!打枪埔组屋漏水问题存在多年,但问题一直没有被“根治”,多家住户每日饱受恶臭污水的痛苦,影响生活素质。

工程局于3年前拨款700万令吉委任两家承包商为打枪埔组屋更换排污管,引起超过850个单位投诉漏粪及漏水问题。去年经过当地国州议员再里尔及谢嘉平,以及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行政议员的配合下跟进,已解决多数住家的漏水问题。

然而,事隔一年后,打枪埔组屋漏水问题卷土重来,而且污水恶臭,让不少住户很懊恼,再次影响多家住户。其中一名打枪埔D座组屋住户杨省富向本报投诉指,漏水问题在6年前已存在,有1年还严重到需要更换排污管,导致多家住户遇到漏粪及漏水问题,当时问题引起当局高度关注,所以多数的投诉问题都获解决。

“不过,在解决问题1年后的今天,又再出现漏水问题,多数都发生在厕所内的排污管,虽然有向管理处投诉及反映多次,也进行多次修补工作,但问题始终没有解决,相同的问题重复发生,而且每天都会闻到污水臭味,令人难受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
他无奈表示,每次冲凉完毕及穿好上衣后,却被恶臭的污水滴到头发,所以又得重新梳洗,而且最扫兴的是发生在农历新年。“这个问题已经过两次大选,从前任植物园区州议员王康立,到现在的谢嘉平,还是没有根治这个漏水问题,真的很失望。”

杨省富:挖地修补才能治本

杨省富直言,槟州议会于周四的漏水事件,应该可让州议员们了解到打枪埔组屋民众面对漏水的痛苦。

也是装修师傅的杨省富表示,修补及注射药水在漏水的屋顶上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,问题主要是墙壁内的排污管破裂,一定要在楼上住户的地上进行挖地修补工程,才可解决问题源头。

“我希望州政府能听见当地居民的心声,尽快解决这些民生问题。”

曾明端:修补后又漏水

长期滴下的污水,把瓷制的洗手盆部分给腐蚀掉。

另一名住户曾明端指出,因工作原因,所以多数时间驻在柔佛及新加坡,一年才回来打枪埔住家一次,而早前因为许多当地组屋住户面对漏水问题,打枪埔组屋管理处有分派投诉表格给住户,但他回家发现修补后的厕所屋顶又再漏水,而且污水还把洗手盆部分腐蚀掉。尽管他长期不在家,不过母亲仍住在组屋单位。

“由于母亲不想自找麻烦,所以就坦然接受洗手盆被污水腐蚀的问题。虽然漏水问题目前受控制,但是不懂何时又会再发生,真的很懊恼。”

她说,当地1个月的管理费为30令吉,当屋主拖欠管理费时就一直追,住户遇到问题时却拖延问题,没立即解决。“我们只希望管理层及州政府可明白打枪埔平民百姓的生活,也看到我们的困苦。”

她补充,当地居民也缺乏合作精神及道德价值观,每天都有人乱丢垃圾,而地方政府应严厉对待破坏环境的居民,也应该向新加坡政府看齐,以平民生活素质为先,改善各类问题。

法依查:需耗时处理投诉案件

- Advertisement -

打枪埔组屋管理处负责人法依查受询坦言,近年来确实有常收到当地住户针对屋子漏水问题的投诉,但期间已解决许多住户的问题。

“管理处通常是让住户投诉及缴付管理费的地点,然后会把收集到的投诉表格都会交由州政府官员处理,并会进行探讨及审核工作,最终会委派相关人员进行修补工作。”

他直言,由于当地有许多大小投诉案件,所以住户必须轮流等候,需要耗上一些时间,并非无视问题或怠慢处理。